中工娱乐

豆瓣评分8.9的“街舞4”,凭什么打破“红不过三季”魔咒?

来源:成都商报
2021-09-25 09:34:00
咪乐|下载|直播   □声音  深足副董事长:转让价格或贬值  昨天,深圳红钻足球俱乐部副董事长王奇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,坦言深圳红钻确实存在欠薪一事,并且难辞其咎。

  原标题:豆瓣评分8.9的“街舞4”,凭什么打破“红不过三季”魔咒?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实习生 王祖曦

  ●“我已经47岁了,不知道接下来还能和别人Battle(对战)几年。我想尽可能和强的人进行交锋。三年前我曾和Nelson进行过Battle,如果今年还能碰上,会有一种世纪对决的感觉。”47岁的日本舞者Acky已经是裁判级舞者了,可是当他站在《这!就是街舞》第四季(以下简称“街舞4”)的舞台上时,他依然非常享受,因为自由自在跳舞的感觉太久违了……

  ●“街舞4”已经在优酷播出了两期,目前豆瓣评分8.9,而该节目前三季的评分分别为8.6、8.8、8.4。节目播出后,给街舞爱好者、大众带来了强烈冲击:流量与实力结合的队长、世界街舞“大神”聚集、前三季街舞冠军重聚等等。这在国内综艺节目总是“红不过三季”的魔咒下,显得特别突出。

  ●同时,因为霹雳舞(Breaking)成为了2024巴黎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,更是将街舞这种潮流文化延伸到体育竞技层面。如何能邀请到这么多世界高手?如何平衡中外选手的比重?如何突破节目的瓶颈?带着这些疑问,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与“街舞4”总导演陆伟,人气舞者叶音、肖杰、亮亮、AC聊了很多,四位队长韩庚、刘宪华、王一博、张艺兴也分享了他们在“街舞4”的点滴。

  全球街舞“大神”聚集

  Acky口中的Nelson,是来自法国的震感舞(Popping)舞者,拿过三届JD Popping组总冠军;同样跳震感舞的瑞士舞者Poppin C,拿下了KOD和JD等国际赛事的总冠军;日本甩手舞(Waacking)舞者今田惟吹,曾获得两季韩国Get Movin的Waacking冠军。除了这些活跃在街舞赛事的舞者,节目组还请来了“始祖级”人马:两支殿堂级锁舞(Locking)双人组合——Hilty&Bosch(HB组合)和Gogo Brothers均以选手身份参赛。

  毫无疑问,“街舞4”目前最大的亮点是汇聚了全世界的街舞“大神”——客观原因是,法国JD国际街舞大赛2020年宣布永久性停办。“JD相当于街舞圈的奥运会,赛事停办后很多舞者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没有大师课和演出活动。”陆伟坦言,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“街舞4”成了十分难得的交流平台。“我们邀请的都是世界各国,最起码也是在他们本国拿过冠军或者决赛权的选手,是精英中的精英,大师中的大师。”在节目中,张艺兴就笑说队内沟通是个难事,“我们有法国、意大利、老挝、越南、日本、澳大利亚的选手。”

  在第三季的半决赛录制与决赛直播准备的间歇期,节目组就已经向国外一众好手发出了邀请。虽然在时间上提前准备,但疫情仍旧影响了整个节目的计划。“办签证的过程非常漫长,这是我们遇到的最大困难。”虽然有将近半数的选手因为签证原因没有来到中国,“街舞4”最终依然具备了大师赛的品相。“因为疫情的影响,世界各国大型街舞比赛已经全部停办。国外舞者都是非常高兴和愿意来参加的。”陆伟透露,Acky在中国隔离结束后来到舞蹈房,看到舞者汗流浃背练舞非常感动。“他说就像疫情之前大家练舞的感觉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,这种感觉太久违了。”

  引进国外舞者的难度几乎贯穿始终,除了办签证,还包括邀请前的沟通与手续,以及正式邀请后的衣食住行等。“在节目正式录制开始前,舞者们安顿的酒店大堂,已经成为了‘世界舞者派对’的场所。”陆伟说,“国外舞者除了想重新回到赛场感受比赛氛围,还希望能看到中国街舞舞者的变化。因为他们很多都来中国举办过大师课,很期待与中国舞者的交流和合作。”

  展现街舞文化的融合

  在国外舞者阵容形成后,节目组又请到了第一季冠军韩宇、第二季冠军叶音、第三季冠军杨凯,搭配亮亮、肖杰、黄潇、AC等国内顶级舞者,以“主人”姿态出现。

  在已经播出的节目中,出现了多次中外大神“炸场”的名场面,比如第二季冠军叶音与Gogo Brothers的两度比拼,让叶音直言“没想到”:“Gogo Brothers是‘地表最强’,能跟他们比赛很开心和荣幸。他们参与Battle真的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,现在基本只能看到他们的表演。”作为HB组合的徒弟,叶音表示,“Gogo Brothers跟HB老师的风格是不一样的,他们更加绅士、优雅,能够从他们的舞蹈中感受到那种黑人的天赋。”

  中国舞者AC和日本舞者今田惟吹奉献了让人眼花缭乱的甩手舞对战,两人在私底下也成了好朋友。“比赛除了技术,还是氛围感、表演感等等东西的较量,我们可以互相学习,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。”AC说道。

  来自成都的“大神”肖杰和Nelson是老朋友了 ,“每次都是我拿Locking冠军,他拿Popping冠军,关系非常好。在街舞这样的舶来文化中注入中国传统文化,是我一直在尝试的。只有通过中西交流,才能展示我们中国舞者、中国舞蹈强大的力量。”

  虽然名场面很经典,但观众还是发现国外舞者占据的篇幅很重,“首先要承认街舞的起源在国外,远远早于中国,但这两年我们的发展非常快;其次在篇幅比重上,其实中外舞者的比例几乎是均等的,只不过凑巧大家在Battle时,张艺兴那边海外选手数量最多,所以(让观众)有这样的错觉。”在陆伟看来,和音乐一样,舞蹈也是没有国界的,“各美其美,美人之美,美美与共,天下大同。从中外文化的交流上来说,这是特别值得去讲述的东西。节目不会强调是哪个国家的舞者,或者谁更厉害,更希望表达的是‘融合’。”

  在陆伟看来,交流的本质是两种文化之间的碰撞,“我觉得,双方共同创造出了融合之后更好的一种文化展现给大家,这个才是我们节目提倡的。我们做的是世界各国街舞文化的大融合,这里面其实有竞争,有胜负,但是绝不代表我征服了你,或者是我击溃了你,而是在这种大的平台之上,各国舞者相互之间的交流和融合。

  奥运会Breaking裁判加盟

  作为街舞中的一种,霹雳舞(Breaking)已成为2024巴黎奥运会的正式项目。早在2018年,霹雳舞就曾被纳入青奥会比赛项目,当时中国队也首次组建了街舞国家队参赛,曾在《这!就是街舞》节目里大放异彩的张天赐便是其中一员。不少网友因此直言,“街舞4”是巴黎奥运会霹雳舞决赛的提前上演。

  在接受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采访时,陆伟坦言,这一季会有针对Breaking的设计。“Breaking是街舞的大舞种,严格意义上来讲也是街舞起源的舞种。这一季我们邀请来的Breaking舞者,应该说是国内最强的舞者。他们所对应的舞蹈风格方向,我们也咨询了一下,就是偏向于奥运会比赛。符合这个要求的代表性舞者,乔治、杨凯、波子都参加了我们这一季的节目。”

  陆伟还表示,会在不同赛段针对性地设置一些Breaking之间的对抗和比拼。“我们还会有一个Breaking的齐舞表演,接下来大家会看到。”值得一提的是,节目组特意邀请了一位专门的Breaking裁判,他将亮相后面的两集节目。“这位裁判据我所知是巴黎奥运会的Breaking裁判之一,至少目前我得到的信息是这样的。我觉得这也助于这一舞别的选手提前了解一下,奥运会的裁判更看重的是哪些技巧和动作。”

  陆伟提到的杨凯,是来自成都的高手,他不仅是第三季的总冠军,也是街舞国家队的一员。在接下来的陕西全运会、杭州亚运会的比赛中,霹雳舞也是其中的正式比赛项目。“期待在领奖台上奏响我们的国歌,让五星红旗迎风飘扬,让世界看到中国的霹雳舞。”杨凯正在备战全运会,“现在还是保证每天都要练习,会不会代表祖国出战巴黎奥运会还不清楚,但我希望能够披上战衣登上奥运舞台为国争光。”在杨凯看来,每次代表中国与世界舞者交流切磋,展示中国元素的霹雳舞都让他非常激动。

  “一老两新一萌”带队

  至于最受关注的队长阵容,陆伟用“一老两新一萌”形容。“一老”指前两季的队长韩庚,“两新”指上一季的队长王一博和张艺兴,“一萌”则是指新加入的刘宪华。陆伟说:“刘宪华最早是练震感舞的,跟一博队长一样相对偏Old School;艺兴队长和韩庚队长更偏都市编舞(Urban),这样在舞种配置上比较平衡。”

  在陆伟看来,队长的风格各不相同:“一博队长今年一开始就表达了上这个节目的心态,他更希望来学习,因为今年来了很多大师级别的舞者。但凡不用录像,他就会跟一些自己熟悉的舞者学一些招。韩庚队长今年在舞蹈上有很大突破,我觉得他的Freestyle Battle会给大家带来很大的惊喜。艺兴队长今年挑战了非常多他不熟悉的舞种,去年大家看过他的狂派舞(Krump),今年看到了他的锁舞,之后他与刘宪华队长震感舞的对抗,都非常精彩。”

  “街舞3”由王一博战队获胜,今年王一博战队网罗了HB组合、布布、叶音等大批厉害的舞者。叶音夸赞王一博“进步非常快”:“第三季我以裁判身份到现场看了四个队长的Battle,看过一博跳的锁舞。当时觉得,他会的舞种很多,锁舞的动作都会,但味道没那么成熟。今年我跟他面对面交流,教了他一些锁舞要注意的点,他学得非常快,短短几周突飞猛进。”

  的确,看得出王一博状态非常好,“除了跟叶音学Locking,还和亮亮练了Hip-hop,他练得非常开心。他非常享受舞蹈,你看已经播出的节目,他看到精彩舞蹈时情不自禁的Reaction(反应),我都担心他嗓子会不会喊哑。”陆伟透露去年街舞节目时王一博一直带伤训练比赛,所以今年的相关措施比以往的都要强。“每一场都会有救护车停在旁边,也有专门负责急救的医生随时待命,包括我们的按摩医师和处理各种小毛病的医师都是临床的配备。”

  对于四位队长而言,最开心的是有更多优秀的舞者参加。“往季的队员也在,新的国际队员也有,见过的没见过的大家都在一起,很惊喜。”王一博说。节目中,四位队长与国外舞者的交流方式不尽相同,但他们纷纷表示用“舞蹈”就能沟通一切。“沟通的时候多是用舞蹈,我觉得大家一跳舞就心有灵犀。”韩庚坦言道,对此王一博也赞同。“虽然大家会用碎片式的英语,但其实怎么跳怎么变,还是肢体上的沟通。”在张艺兴看来,国外舞者对中国传统文化很感兴趣。“比如‘抱拳礼’,可以通过文化促进中外舞者进行交流。”

  坦白讲,四位队长平时的工作都非常忙,但是为了“街舞4”,每个人都花费了很多时间练习。“说实话从上次结束以后我几乎没有再练过,直到‘街舞4’唤醒了一些肌肉记忆。很长时间不跳,大脑会有画面,但你的肢体你支配不了,所以肌肉记忆挺重要的。Popping是新的尝试,很过瘾。之前有和Herry(刘宪华)一起接触过,但这次是真正学习,过瘾。”韩庚说道。而对于王一博而言,最大的挑战则是体能。“平时都有练舞,这次因为有节目,练习会更多一些。如果说有挑战,还是一如既往的是体能挑战。”

责任编辑:刘涵越

媒体矩阵


  • 中工网客户端

  • 中工网微信
    公众号

  • 中工网微博
    公众号

  • 中工网抖音号

中工网客户端

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

马上体验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 |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
Copyright © 2008-2021 by www.workerc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扫码关注

中工网微信


中工网微博


中工网抖音


工人日报
客户端
×
百度